i luv japanese,, but i don’t know how to read this..

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惜惜的妈妈开始阵痛。到晚上12点半的时候我给医院打电话。等到两点左右医院通知我们到妇产医院。我们拿上早就整理好的包,在两点一刻左右出门--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慌,不要紧张,东西要带齐全--结果还是忘记了拖鞋。 出门的时候正是半夜。我清楚的记得出门一上路,后面就跟过来一辆警车,我慢慢的加速,不想被警察耽误。深夜的280上面没有车。月亮很好,世界很平静,我很期待,也有些茫然和害怕。家里要多一个人了,不知道日子会如何。 到了医院,还是两个人,医生两个小时检查一次。到早上七八点的时候midwife才过来,医生则是快11点才过来。惜惜生下来的时候是中午的12:41分。 一共整整12个小时。惜惜的妈妈没有休息,惜惜的爸爸也没有休息。我还记得惜惜出生的样子,眼睛睁得很大,很陌生的看着我,但是没有哭。 昨天晚上半夜突然醒来,因为梦见惜惜和老婆不见了,我感到万念俱灰,生活失去了所有的意义。 很难想象没有老婆和惜惜的日子。 … Read More

via be simple

Advertisements